评分从6.9到7.5,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香在哪?

        时间:2020.04.07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 L.C


        1905电影网讯 自从《延禧攻略》之后,不少人开始对于正出品的作品有了些许的期望。新作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(后简称《鬓边》)开播之前,就凭借于正、黄晓明尹正佘诗曼等主创卡司的热度,成为了近期最热门的剧集之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剧集播出半个月后,豆瓣评分更是从6.9分,一路逆袭至7.5分,可见,内容质量获得了不少观众的认可。不少网友自叹:这部剧“真香”,真的越看越入迷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从网络上各路的好评来看,除了黄晓明自评“去油成功”以及尹正扮相的话题性之外,剧集凭借着主线剧情对戏曲文化的阐幽发微,以及副线对乱世之中家国大义与民族气节,收获了一批忠粉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很多年轻人谈及京剧的时候,多是想到了陈凯歌执导的影片《霸王别姬》,放眼后续的影视圈,鲜有该题材的影视作品能触及各种不同年龄层。如今,因为《鬓边》的热播,戏剧的魅力是否又能通过热门影视作品,实现真正的老少皆宜呢?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入戏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鬓边》从官宣开拍时,就扛着“于正剧”的大旗,但不少人看完之后才发现,这其实是一部非典型性于正作品。第一集开场十分钟,一边是程二爷(黄晓明饰演)驰马凯旋回城,在线换装上演“土匪”变绅士,另一边则是商细蕊(尹正饰演)留下白纸黑字任性不去寿宴,却为了新戏,在风月场所研究女性仪态。


        两位主角给观众的初印象就变得格外立体,一个是爱国热血的商人,一个则是对戏“不疯魔,不成活”的京剧名伶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比于正过往的“爽剧”模式,《鬓边》反而放慢了脚步,更注重对人物性格的细致描述。开集的初印象如同上妆一般,只是打了一层浅浅的底妆,后面随着剧情的推进,才一点点地把两位角色显得有血有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们仔细发现,编剧在整个故事的改编过程中,对人物的塑造其实也进行了一些巧思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留洋回来的程凤台起初并不懂京剧,甚至带着些许的排斥,但是在他见识了商细蕊的表演后,深深被京剧的艺术魅力所折服,进而开始投资买单对方后续的各种行为。大部分年轻的观众,就像是剧中的程凤台,跟随着剧情发展,慢慢地入戏,从零开始,体会到京剧的魅力。从一个简单的猎奇者,转变成沉迷其中的爱好者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商细蕊就如同是一场戏的舞台,观众也都通过他,以及他带领的水云楼戏班,全方面的感受梨园行业的众生相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这部剧集中,导演和编剧并不是单一地摆摆袖子,让观众只是感觉京剧外在的东西。剧集里涉及了二十多出京剧和多处昆曲,观众除了能看到耳熟能详的《贵妃醉酒》《霸王别姬》,更有《打严嵩》《救风尘》《百花亭》《玉堂春》《长生殿》《战宛城》等戏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最难能可贵的是,这部剧集中还加入很多时代背景,将京剧不再是简陋的装饰品,相反,通过杜七(李泽锋饰演)这个人物的植入,通过编写新剧,强化了京剧随着时代的变迁,内容和形式上都在推陈出新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这种特殊时代下的使命感也油然而生。这一点其实在剧中的两位女性角色身上也有所反应,开篇就在面包和包子的讨论上,实则是西洋文化和东方传统文化在上个世界三十年代的碰撞。



        随着如今剧情的发展,我们能发现,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,梨园风韵只是基调,随着战乱四起,商细蕊和程凤台保护京剧的继承与发展,同时投身革命保家卫国才是关键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出戏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想给观众图一乐,在剧中弘扬一下我们的非遗文化。”于正在开播前,信誓旦旦说出的目标。为此,该剧特地邀请了梅兰芳大师关门弟子、京剧大师毕谷云担任戏曲顾问,知名京剧演员尹俊、牟元笛担任戏曲指导,演员们的戏曲训练从开机一直持续到杀青。


        剧集播出至今,网络上虽然对剧中演员的戏剧表演,有褒有贬,但大多都还是认可了他们的努力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台上十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对于一群不是戏曲科班出身的演员而言,能有这样的表现,实属不易。抛开对于专业性质的认可与否,在如今的影视作品中,能在最大程度上保持戏曲魅力的基础上,再让走近年轻观众,或许才是大众应该反思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将戏曲和影视相结合,一直是常见常新的话题。细数过往以此为题材的电视剧,在数量上并不占优势。除了改编自作家毕飞宇同名小说的《青衣》相对有较多观众知晓,其他作品甚是冷门,在对传统艺术的传播感到几分遗憾。不过,这些剧集在豆瓣评分均在7.8分以上,都是品质优秀的作品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仔细看这些影视作品的名字,大多还是集中在“生旦净末丑”,又或者是不同的戏曲种类上。进而更让观众,通过其中一部作品,就能对其有更加深度的了解认识。相比其他题材的影视作品,在市面上琳琅满目,但戏曲题材的作品并不多,近30年,才不过十余部。


        事实上,很多出品方不愿意开发戏曲题材的影视作品,一方面担心题材冷门,难出圈;另一方面则是对演员专业要求过高,导致时间周期的不确定。但其实在过去,不少演员都是戏曲科班出身,大家熟知的袁泉秦海璐等演员都有多年的专业基底。而邓婕,以及因《我的前半生》走红的许娣,在走红小荧屏之前,都是非常专业的戏曲演员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至于电影方面,则又是另一番天地。放眼中国电影的发展,几乎所有重要的电影技术的转折,都和戏曲相关。慢慢地,更因此有了戏曲片这一独有的电影类型。



        虽然每年戏曲片的产量都不俗,但是归根到戏曲题材的故事片上,则相对要冷门许多。大家提及最多的还是陈凯歌执导的《霸王别姬》,以及他15年后自我挑战之作《梅兰芳》。得益于陈凯歌以及这两部电影中超强的演员阵容,京剧因此在国际上引起了不少的关注,更逐渐被海外的观众了解。



        前者以经典曲目《霸王别姬》做引子,勾勒出了中国数十年时代的变迁;而后者戏说了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的一生,曾让一批90后开始了解梅兰芳,了解京剧。



        著名编剧邹静之也曾创作了两部和京剧相关的电影。一部由高晓松执导的《大武生》,另一部则是马伊琍主演的《进京城》。从这些作品中,我们都能发现京剧本身具有的使命,一直都和时代历史相勾连的。



        中国著名女导演黄蜀芹执导的《人·鬼·情》更是我国上世界八十年少有的戏剧题材影片,这部作品以京剧行里的规则比拟当时社会的男女身份地位,是一部冷门的现实题材影片。



        而多年后,她儿子郑大圣执导的《村戏》,同样用一曲经典戏目《钟馗打鬼》来呼应现实。有趣的是,母子二人均先后因此获得了金鸡奖最佳导演提名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除此之外,徐克导演的《刀马旦》杨凡执导的《游园惊梦》,均是不错的佳作。汤显祖的一曲《牡丹亭》在《游园惊梦》中,被投影到了电影中人物关系之中。这种情愫也被跨时代的唱了出来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9年一部小成本影片《活着唱着》更是将戏剧团在当下社会中的生存处境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这部少有讲川戏的作品,以川剧团琐事,来看传统文化在新时代下的坚守,成为了去年难得可贵的影片。



        主演赵小利告诉小电君,在这部电影放映之后,引起了社会对川剧团的关注,“之前还有攀枝花的一个老总,他看见了我们在上海获奖的新闻,然后特意飞过来包场请全团演出。”


        《活着唱着》主演赵小利


        当然,她最开心的是,很多观众能通过这部电影,慢慢明白过往火锅店里的变脸,只不过是川剧系统中的一种把式。可见,能把真正现实投射进作品中,再反馈回现实的影片,永远都值得被观众珍惜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今,随着国内影视行业趋于良性发展,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关注到了传统文化艺术,将这些非遗文化慢慢融入剧情,让更多年轻人真正领略魅力,感受传统艺术的精髓。我们明白,对这类传统文化艺术传承和推广从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,但因为有这些艺术,我们更能坚定文化自信。


        文/ L.C